格拉斯医生

编辑:优游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2-13 15:14:53
编辑 锁定
《格拉斯医生》是瑞典作家雅尔玛尔·瑟德尔贝里在1905年出版的被称为“鲜活的经典”的小说。
小说以医生格拉斯的日记展开故事。少年时代的他是敏感的,有对性事的厌恶恐慌,对爱情的美好憧憬,也有过纯洁的仲夏夜的初吻。但因女孩数日后的溺水而亡,成为他最珍贵和最痛苦的生命的精华。他对伪善和假道德深深厌恶。到底什么是医生的职责,什么是对生命的尊重?这一直是困扰他的问题。[1] 
作品名称
格拉斯医生
外文名称
doktor glas
文学体裁
中篇小说
作    者
[瑞典]雅尔玛尔·瑟德尔贝
字    数
89000
首版时间
1905年

格拉斯医生内容简介

编辑
小说《格拉斯医生》以医生格拉斯的日记体展开。格拉斯是20世纪初斯德哥尔摩一个33岁的开业医生。他有过纯洁的仲夏夜的初吻,但这初体验因女孩数日后溺水身亡,成为他最珍贵和痛苦的生命精华。牧师格雷高瑞尤斯和牧师太太海尔嘉是他的病人。57岁的牧师来诊所是为心脏病。年轻美貌的海尔嘉则是出于对婚姻的绝望和红杏出墙,她求医生帮忙扯谎,以她身体的不适来拒绝丈夫同房的要求。最终,为帮助这位格拉斯暗恋的,爱着其他男子的小女人,彻底摆脱丈夫在黑夜和法律庇护下对妻子的、违背她意愿的性控制,格拉斯决定用自制的毒药将牧师彻底清除。
  格拉斯设想了杀害牧师的方法,但一直下不了手。后来一个街头的巧遇,让他顺利又不留痕迹地完成了谋杀计划。但海尔嘉的情人,只考虑自己前途的卡萨诺瓦,却在牧师死后不久和一个富家小姐开始谈婚论嫁。苦闷的格拉斯医生很想撕破假面,希望世上至少有一个人了解他真实的想法和情感,但他不能向海尔嘉倾诉,只偷偷站在她的屋外,偷看她因失恋而苍白的脸,看她在寒夜里匆匆投递一封给旧情人的信。[2] 

格拉斯医生创作背景

编辑
在《格拉斯医生》的创作期,瑟德尔贝里经历了他自认影响·生最大的两件事之一,一段惨痛的恋爱。这对这部作品女主角海尔嘉的创作提供了灵感。[3] 

格拉斯医生人物介绍

编辑
格拉斯医生为人孤僻,城府极深,他厌恶虚伪,以杀人为拯救的手段;他拒绝为那些明知是蠢事还要去做的人提供帮助——比如不做堕胎手术。他身上有一种不宽容的性格,尤其憎恨那些虚伪的不劳而获者。他的正义感太强,所以才会依据良知去杀人。
格拉斯医生依良知杀人,牧师则按宗教的教条强奸其妻子,他们都不是恶人,做恶事都有自己认定的正当的理由,法律当然可以给他们公正的处罚,但不能杜绝一个善良的成年人犯下同样可恶的罪行。这样的故事在世界各地仍然随处上演,与通常普法栏目播放的故事没什么不同。[4] 
内向深沉的个性、对世俗的厌恶、与社会环境的格格不入是造成格拉斯医生人生悲剧的重要因素。日记中有一处景物描写其实就是格拉斯医生特立独行的象征:一团紫红色的“云,自己独自缓缓地游走,和其他的云朵隔离开来。”小说还有一段意味深长的描写:周六的晚上,教堂的砖塔沐浴在血红的夕阳中,树冠的绿色却是那么硕大和幽暗,一扇敞开的窗户边,一个男人用长笛吹起了意大利作曲家马斯卡尼的歌剧《乡村骑士》中的间奏曲,柔和忧郁的旋律预示了一场情杀悲剧即将发生。作家通过这段描写明白无误地预言了格拉斯医生的悲剧的无可挽回。[5] 

格拉斯医生作品赏析

编辑

格拉斯医生作品主题

小说首版时,引起争议,时至今日,也还是有人纠缠于道德讨论,即医生怎可对病人起杀意。但这种道德解读大约留于表象。对牧师的毒杀,给小说添加了侦探要素,推动了情节发展,但毒杀的精神内涵远比化学行为更强大。毒杀该是一种象征,对假道德、父权、夫权、来自他人的精神暴力的否定。灵魂需要爱,但不幸得很,有时他人就是地狱——牧师对于海尔嘉是如此,反之亦然,海尔嘉情愿杀了丈夫,她曾将这种情绪溢于言表,她的欲望由格拉斯医生以行动代为实现。杀害,在这情境下是想摆脱和报复人生中的负面因素。小说中提到了不少负面因素,如常抽打少年格拉斯的父亲,怀孕女孩少人情的父母等。人想杀死造成生活不幸的那些负面因素。海尔嘉生活中的负面因素以牧师这具体的肉身集中体现出来,她以为摆脱了他就可摆脱不幸。牧师死了,海尔嘉痛苦的命运并未改变,痛苦是绝对的,谁充当负面因素的载体和愤怒的对象是相对的。
人有自私的本能和其他弱点,人间多孽缘和磨难。当牧师躺在冰冷的墓穴里,海尔嘉和格拉斯在冬天的脚步中也形单影只,这印证了瑟德尔贝里关于人陷入肉体之欲念和灵魂的恒久孤寂的一贯看法。[3] 

格拉斯医生人物形象

值得一提的是,格拉斯这个姓,瑞典文的拼写和“玻璃”是一样的,其象征意义耐人寻味。小说有很多心理描写,堪称意识流写作的先驱。瑟德尔贝里本人对这部小说是满意的,他曾写信给姐姐说:现在写好了,鸭子成了天鹅。[2] 
在《格拉斯医生》这部小说中,牧师是负面因素的集中体现,但也有其他负面因素,比如常抽打少年格拉斯的父亲,怀孕女孩少人情的父母等。格拉斯也质疑过,错的是牧师吗,牧师不过是对一个女人有了欲望,像成千的男人对女人都会有的,且到底也给了海尔嘉婚姻。海尔嘉的不幸却以牧师这具体的肉身体现出来,她以为摆脱了他,就可以摆脱不幸。牧师是死掉了,却还是没能改变海尔嘉痛苦的命运,痛苦是绝对的,谁充当罪恶的载体和愤怒的对象是相对的。《格拉斯医生》在一定程度上揭示了痛苦的不可避免和人人有罪。最终,牧师躺在冰冷的墓穴里,海尔嘉和格拉斯也在冬天的脚步中形单影只,这也印证了瑟德尔贝里关于人陷入肉体之欲念和灵魂的恒久孤寂的一贯看法。[6] 

格拉斯医生艺术特色

小说中用诗意的笔法描写了格拉斯两次与女人的接吻,极具象征意味。第一次是青少年时代的仲夏节上,格拉斯与喜欢他的少女纯洁的初吻,但不久少女就落水而死,几乎让他跌入绝望的深渊。第二次,是格拉斯医生设计让牧师与妻子分房了一段时间后,遇到海尔嘉,得知她的状况并没有好转,她还表示不愿跟情人去美国,情愿去死。两人告别时,海尔嘉满足了医生的心愿,让他吻了自己的脸颊,同时轻轻地吻了他的额头,“严肃地,像在仪式中”。两次亲吻,第一次象征了格拉斯青春岁月甜蜜而苦涩的恋爱悲剧,第二次则象征了海尔嘉对格拉斯医生正直印象的回报,但仅此而已,格拉斯医生注定无法收获他梦想中灵肉合一的美丽爱情。[7] 

格拉斯医生作品评价

编辑
英国作家威廉姆·桑塞姆说:“就其写法和思想的坦诚而言,这部作品完全可能是明天写出来的。”[8] 

格拉斯医生作者简介

编辑
雅尔玛尔·瑟德尔贝里(1869-1941),二十世纪瑞典最伟大的作家之一,与斯特林堡、拉格洛夫并称为“仍然活在当代的作家”。2002年,斯德哥尔摩的作家中心评选斯德哥尔摩读物,《格拉斯医生》成为首选,高于斯特林堡的《红房间》。[9]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