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白伦

编辑:优游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2-13 15:15:08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王白伦(1903-1946),原名王育才[1] 海南琼山县(今属海口市)红旗镇下云村人。出生在一个贫农家庭。父亲是个不识字的农民,母亲林氏是个忠厚勤劳善良的农村妇女。哥哥王育贤中学毕业后,先后担任潭门小学和龙发小学教师,他在“五四”运动后,接受了马列主义,加入中国共产党,1927年在府城被杀。
中文名
王白伦
国    籍
中国
民    族
汉族
出生地
海南琼山县(今属海口市)红旗镇下云村
出生日期
1903
逝世日期
1946年11月5日
职    业
抗日时期政治人
信    仰
共产党
性    别

王白伦人物生平

编辑
王白伦因家庭生活贫困,幼年失学,早年随亲戚到暹罗(今泰国)当船工。1925年返琼投身革命,参加农民协会。1927年初,在琼山县农民军事政治训练所学习,并加入中国共产党。琼崖“四二二”事变后,参加琼崖讨逆革命军。1928年后,参加创建琼崖革命根据地,历任琼崖工农红军班长、小队长、中队长和政治指导员。1930年受中共琼崖特委委派,组建中共陵(水)崖(县)县委员会。县委组建后便派人潜入驻守陵水县城敌海军陆战队第二营第六连内进行活动,杀了连长后率领全连起义,接着由我方接应部队带领开赴仲田岭,同我方武装部队合编成每个营。8月10日,王白伦率领部队进攻藤桥敌据点,毙敌20余人,缴获枪支13支,子弹一千多发,恢复了藤桥地区的党组织,使崖县东部、陵水南部、保亭的南端地区和吊罗山革命地区连成一片,并建立起从崖县的红圹、藤桥、仲田岭、港口、角头岭到四区的望楼港、五区的莺歌海通往感恩、昌泣、儋县直达琼崖特委的西线交通线。县委还从实际出发,在供给困难的情况下,发动群众在仲田岭生产自救,办起经济场,养牛羊,种植水稻、花生、番薯等农作物三四百亩,不但改善了本地干部和部队的生活,而且还支持了其他地区。1931年王白伦被选为中共琼崖特委委员,负责乐(会)万(宁)地区督导工作。[2] 
1932年国民党第二次“围剿”琼崖革命,全琼革命力量遭到严重破坏,斗争环境十分恶劣,王白伦与特委机关失去了联系,仍然在乐万地区坚持斗争。他不畏艰难险阻,深入被敌人摧残过的村庄,逐个做群众的工作。有一次深夜,他和一位同志深入到某村去,组织发动群众的过程中,遭到叛徒的突然袭击,头部被打伤而昏迷过去,被群众发现将其背回家治疗。经过二年多的艰苦奋斗,王白伦和同志们将敌人破坏了的党组织重新恢复起来。1934年春,王白伦派人到琼文地区了解情况,寻找冯白驹同志。不久,终于同特委接上联系。为了加强特委的领导,恢复全琼革命活动,王白伦被调回特委协助冯白驹工作。1936年,兼任善集县委书记。5月,任特委常委兼组织部长、琼崖红军游击司令部政委。[2] 
七七事变后,为了团结抗日,建立琼崖民族抗日统一战线,冯白驹迁往府海附近的演村,指导党代表与国民党当局进行谈判。国民党琼崖当局竟然派兵逮捕了冯白驹夫妇。危急关头,王白伦代理特委书记。为了营救冯白驹夫妇,他亲自布置塔市乡党支部全力以赴做好保护工作。国民党押送冯白驹夫妇到府城时,王白伦派人化装随行,并以特委名义通告全国,揭露琼崖国民党当局“假团结,真分裂”的罪行。在周恩来、叶剑英向蒋介石反复交涉和全国各界人士的强烈抗议和要求下。蒋介石被迫下令国民党琼崖当局释放冯白驹,并表示愿意继续谈判。[2] 
1940年2月,特委和独立总队机关西迁,建立美合根据地。当时部队好几百人马从树德山心村出发,到达南渡江东岸旧州至云龙地段时,敌人便派出重兵向部队包围,情况十分危急,王白伦当机立断,指挥部队急行军冲过公路干线。当部队刚冲过公路线时,日军大批坦克、步兵、骑兵直向原来方向扑去,但敌人扑了个空。在行军途中,王白伦因过度疲劳而昏倒,经过急救才苏醒过来,他第一句话就问道:“部队怎样啦?”大家说:“我们已脱险,把敌人甩掉了。”他听后,点头地说:“好吧,报告冯同志,部队继续前进。”经过近一个月的艰苦转战,特委和总部机关胜利地到达美合地区。10月,国民党背信弃义,破坏团结抗日统一战线,强行解散支持抗日的文昌县政府。特委立即派王白伦从琼岛西部日夜兼程奔赴文昌,传达特委指示,同各界人士商讨组织抗日民主政府。在各界人士的支持下,很快组织起包括开明绅士及抗日各界代表在内的筹备委员会。接着,在昌洒乡召开了全县民众代表大会,选举成立了全琼第一个县级抗日民主政府——文昌县抗日民主政府。[2] 
1943年王白伦担任西区军政委员会主任。他采取以山区为依托,海岸平原分组打游击的战术,粉碎了日本军的“蚕食”。特委再次决定将西南两区合并为西南军政委员会,王白伦任主任。1944年7月王白伦接任总队政治部主任。不久,奉中央军委命令,“琼崖独立总队”改为“独立纵队”,王白伦任纵队政治部主任。[2] 
1946年1月琼崖特委在白沙县牙叉镇召开党政军群领导干部会议,讨论战争与和平问题,王白伦坚决支持冯白驹同志的看法。他对大家说:“和平是我们的希望,要争取。但目前国民党四十六军到处挑衅,制造纠纷,内战势在必打。”为了对付国民党挑起的内战,特委决定成立五个临委,王白伦兼任西区临委书记。内战爆发后,环境恶化,生活极为困难,王白伦积劳成疾,虽很需要营养,但他仍坚持同大家同甘共苦。儋县县委派人为他送去几斤大米,当勤务员给他送来一碗不加野菜的稀饭时,他问道:“哪来的大米,大家都一样吗?”在他的再三追问下,勤务员只好直说真情。他便说:“大家都饿着肚子,你们却给我搞特殊,这样行吗?”接着他命令勤务员把这碗稀饭倒进大锅同野菜混在一起。干部、战士知道后,无不为他的行为所感动。又一次,儋县送来一批布匹,他衣服虽然破烂不堪,妻子和其他人都劝他多置一条。他说:“你没见别人连破衣都没有吗?”他终于一件都不取。[2] 
1946年10月间,王白伦带病坚持召开会议,布置儋县、白沙、临高等县的战时任务和民众工作。同志们看见他实在支持不住了,便力劝他暂时休息。他说:“你知道吗?革命处于紧急关头,是你死我活的时刻,我能有心休养吗?工作不布置好,我就不放心,死也不瞑眼。”1946年11月5日,王白伦在白沙县阜龙乡去世。[2] 

王白伦相关事件

编辑
引领王白伦走上革命道路的就是他的大哥王育贤。王育贤中学毕业后先后担任潭门小学和龙发小学的教师,思想十分活跃,“五四”运动后,接受了马列主义思想,后来加入中国共产党。[3] 
“王白伦早年因为家境困难,1923年随亲戚下南洋谋生,在泰国当船工,受尽压榨。1924年,在家乡的妻子邱氏染病没钱治疗去世。”王万江说,妻子的去世给王白伦沉重的打击,他悲痛不堪,不久便从泰国返琼。[3] 
1926年,盘踞琼崖的军阀邓本殷被推翻,王白伦在大哥的带领下,开始投身革命斗争。他与大哥王育贤一起,走村窜户,发动群众组织农民协会,成立农民自卫军,举办农民夜校、识字班,宣传革命理论。由于工作积极,不久之后,王白伦就被道崇乡农会选送到琼崖高级农民军事政治训练所学习,并加入中国共产党。
1927年“四二二”琼崖反革命事变中,王育贤在府城被杀害,王白伦幸免于难回到道崇乡。亲人的牺牲让他更加坚定了革命的信念,他把各村农会的自卫军组织起来,统一指挥,攻打国民党地方武装道崇民团,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3] 
1927年6月,中共琼山县委从合群、三江、咸来、道崇等乡农会自卫军中挑选优秀分子百余人,成立琼山县人民革命军(1927年7月,改为讨逆革命军),编制一个中队两个小组,王白伦等人被编到第一小组,拿到枪后王白伦说:“革命的枪支就是自己的生命,人在枪存。”[3] 
此后,王白伦更加英勇顽强地战斗。1927年9月琼崖特委发动全琼总暴动,特委命令琼山县革命军调往定安,转而攻打嘉积外围敌据点椰子寨,王白伦一马当先,冲锋在前,部队很快攻进椰子寨。11月,王白伦参加南征,转战200余里。[3] 
抗日战争胜利后,革命队伍中出现了太平麻痹思想,看不到国民党在“磨刀”,内战一触即发。1946年1月琼崖特委在白沙县牙叉镇召开党政军领导干部会议,讨论战争与和平的可能,王白伦坚决支持冯白驹的看法。他对大家说:“和平是我们的希望,要争取。但目前国民党四十六军到处挑衅,制造纠纷,内战势在必打。”[3] 
为了应对国民党挑起的内战,琼崖特委决定成立五个临委,王白伦兼任西区临委书记。内战爆发后,环境恶化,生活极为困难,王白伦长期缺乏营养,疾病缠身。[3] 
此时,儋县县委派人为他送去几斤大米,当勤务员给他端来一碗不加野菜的稀饭时,他问道:“哪儿来的大米,大家都一样吗?”在他再三追问下,勤务员只好说出实情。王白伦生气地说:“大家都饿着肚子,你们却给我搞特殊,这样行吗?”他命令勤务员把这碗稀饭倒进大锅同野菜混在一起。[3] 
后来,儋县县委送来一批布匹,大家见王白伦的衣服破烂不堪,便劝他多置一件。他却一件都不要,并说:“你没看见别人连破衣都没有吗?”[3] 
艰苦的战争生活不仅是对意志的考验,更是对身体的巨大消耗。期间王白伦肺病多次发作,大家劝他休息治病,他总优先考虑工作。1946年10月间,王白伦身患重病,仍坚持带病召开会议,布置儋县、白沙、临高等县的战时任务和群众工作。同志们看他实在支持不住了,便力劝他暂时休息,他说:“你知道吗,革命处于紧急关头,是你死我活的时刻,我能静下心休养吗?工作不布置好,我就不放心,死也不能瞑目。”[3] 

王白伦人物纪念

编辑
1995年,为了缅怀先烈,启迪后人,人民群众自愿捐款,政府和各部门资助,集资50余万元,在红旗镇(墟)建起烈士纪念园。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王汉斌给烈士园大门题写:“红旗地区革命烈士纪念园”。园的正中竖着花岗岩雕刻15米高的王白伦头像,供人们瞻仰。[1]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政治人物 官员 人物